这《一把老黄土》何以让无数人泪奔

  近日,一条关于新疆著名作家樟楠的散文集《一把老黄土》荣获第十八届北方十五省巿(区)文艺图书评奖一等奖的信息,席卷微信朋友圈。这本催人泪下的亲情散文集再度“霸占”文学爱好者的视野。

  这一消息迅速传播,在新疆文学界引起轰动。也再次引发人们对亲情文学的探讨和热议。

  这已绝非《一把老黄土》首度获奖,也并不是首次引发热议。2014年该书提名冰心文学奖,2015年提名鲁迅文学奖。该书自2011年由广州花城出版社首次出版,一经问世就以其独特的以亲情为唯一表述对象的风格令文学界、出版界、读书界惊叹不已,在文坛掀起一股持续的亲情散文热,并迅速就登上了花城出版社图书销量排行榜榜首。

  《中国作家》、《北京文学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飞天》、《散文》、《长江文艺》等多家内地文学杂志争相转载其中经典文章。与此同时,新华网、人民网、搜狐网、新浪网、凤凰网、网易、和讯网、中国作家网等50多家网站转载了《一把老黄土》出版的相关新闻、文章和评论。2013年,中宣部主管的《思想政治工作研究》杂志、求是杂志社主管主办的《小康》等思政类刊物又相继选登了《一把老黄土》的经典篇章。此外,香港《华夏与世界》杂志也在精品推荐栏寞登评论文章:《一把老黄土感人泪满襟》。

  2015年,作为“东风工程”图书出版项目之一,《一把老黄土》由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再次出版,同时还被翻译成维吾尔语、蒙语进行出版。广大读者对《一把老黄土》的追捧热度再度飙升。也再度迎来了此次全国性大奖。

  该书在新疆以及河南两地销量尤为火爆,长时间雄踞新疆新华国际图书城图书销售排行榜前三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该书的发行量已突破4万册。

  一本散文集何以如此受追捧,热度经年不衰?今天,就带大家一起来探究这本书。

  《一把老黄土》集合了樟楠先生30年来的乡土亲情散文,情感真挚,催人泪下。是我国第一本以亲情为唯一表述对象的作品,也是全国首本以亲情散文为品牌的出版物。

  花城出版社评价说:这是一部使每一个读者掉泪的亲情散文、一部充满生命哲思的亲情散文、一部启迪人生的亲情散文、一部震撼观者心灵的亲情散文。

  父·乾 《父亲的脚步声》、《端起羊肉泡馍》、《一把红薯皮》、《最后的老父亲》

  母·坤《一把老黄土》、《一件粗布衫》、《二月初二龙抬头》、《好味道在心里头》、《大姐如母》

  樟楠先生说:“《一把老黄土》写了30年,写的就是我走不出的故乡,舍不下的亲情。”他在这本书的后记中写道:“亲情是人生最珍贵的感情。人来到这个世界上,就注定了会有亲情。我要高举‘亲情散文’的旗帜,行走在文学大道上,坚定地走下去、走到底,走进读者的心窝子。”

  《一把老黄土》被花城出版社誉为“世界上最感人的亲情散文”“能让所有读者掉泪”。并非他有华丽的言辞,深远的立意,而是因为他的情真意切,他洗练简白的语言传达着人类最本真的情感——亲情。

  正如福建省委宣传部研究室主任吴访益所说:樟楠用他朴实的笔墨真实描绘着中国家庭特有的真挚情感,也难免勾起我自己的往事。这种共鸣是心灵深处最柔软的碰撞,一旦触碰便声泪俱下。所以,樟楠给我的感动有他的故事,有我的故事,其实更准确的说是一个独具中国特色的故事。

  新疆著名评论家何英说:樟楠的散文之所以能抓住读者,与他写好了“情”之中的“亲情”是密切相关的。读樟楠写父亲的羊肉泡馍、一把红薯皮、要分开时母亲抓一把老黄土用手绢包好塞到我的背包里那些文章,能不感动落泪的,一定是超人。

  读者黄玉香说,读完樟楠的亲情散文后我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马上给两月未见的父母打了个电话。

  因其感人至深、催人泪下的亲情描写,《一把老黄土》的一些经典文章被广播人制作成朗诵作品,让浓浓的亲情和乡音通过电波飞进了听众的耳朵里。

  在全疆播音主持大赛中,昌吉人民广播电台副台长穆宏选中了《一把老黄土》作为参赛作品。穆宏柔软婉转亦充满深情的声音,将作家樟楠对父亲真挚深厚的情感娓娓道来,如春风化雨般缓缓流入听众的耳朵里、心坎里,打动了很多人,感动了很多人。

  穆宏坦言:“我是在报纸上第一次看到《一把老黄土》,顿时被作者朴实真挚的叙事风格、感人肺腑的亲情故事所吸引所感动。樟楠笔下的老父亲,可以说是那个时代老农民的缩影,朴实、平凡,字里行间充满了浓厚的亲情和温情。所以,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情感共鸣。那次参赛的作品播出后,听众的反映非常好。”

  有读者这样评价《一把老黄土》的文风:素墨不着色,真情如泉响,细微见精神,点滴彰大美。

  樟楠是散文家中唯一坚持亲情写作的,他的文字恬淡平实,被评论家称作“黄土地的语言”,“带着土腥味的文字”。

  读者孙瑾说:生长于老子讲经之地的樟楠,深得“大直若屈,大巧若愚,大辩若讷”的精髓。他用带着独特的灵宝土语,直白地讲述这发生在他身上的点滴往事。

  《一把老黄土》2015年入选“新疆60年文学高地”。樟楠先生在其后记中写道:想想自己,无论是写散文、写杂文、写纪实文学,还是写140字的微博,无不是在写自己的内心、在写自己的灵魂、在写自己对某一件事物的认识、在写自己对客观世界的价值判断。所谓言为心声、文如其人,大抵就是如此。

  正是把自己的灵魂亮了出来,用坦诚利落的叙述风格对亲情这种人类最朴实最细腻情感的表达,《一把老黄土》在当今文坛掀起的亲情散文热是持续的。

  北京文学评论家符雷读完《一把老黄土》说:“字里行间没有华彩瑰丽、汪洋恣肆的铺排,全书简朴、质拙的文字,营造出的意境、镌刻出的图画,让人真切地感受到厚重黄土地上浓烈而深沉的亲情、爱情、乡情和友情,细细读来,很难不让人泪意盈眶、暖意萦怀。”

  新媒体时代更需要“线日中午临近下班时间,记者走进樟楠先生的办公室时,80后的小伙子王志伟正拿着两本《一把老黄土》“缠着”樟楠签名。

  80末的王志伟坦言,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种种艰辛,但是书中质朴的文字所叙述的那种真挚的亲情和孝道,让我们年轻人读起来也同样深受感动。互联网新媒体时代,各种快餐文化充斥,人们生活节奏加快,情感变得单薄。当读到《一把老黄土》这种真感情的表达时便倍感珍贵,这也是我喜爱这本书的根本原因。

  樟楠,本名张可让,老子《道德经》著书地函谷关人,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,多所大学客座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。著有散文、报告文集《蓝色地平线》,理论著作《马克思主义与新疆实践》等。其亲情散文写作独树一帜,多篇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北京文学》等报刊,《一把老黄土》中还有作品被收入小学生阅读教材。曾获第四届中国新闻奖、首届中宣部通俗理论读物奖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